<dl id="dovfd"></dl><div id="dovfd"><ol id="dovfd"><mark id="dovfd"></mark></ol></div>
      <sup id="dovfd"></sup>
      <big id="dovfd"><address id="dovfd"></address></big>

          <div id="dovfd"></div>

            <em id="dovfd"></em>

            <em id="dovfd"></em>
            <menuitem id="dovfd"><meter id="dovfd"><video id="dovfd"></video></meter></menuitem>
              <tr id="dovfd"><video id="dovfd"></video></tr>
              <div id="dovfd"></div>

              ?和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的一次午餐談話

              編輯:站酷工作室 發布于2014-09-15 15:05

              譯者按:Travis Kalanick,UCLA CS 輟學生,連續創業者,可能是世界上最名聲遠揚,抑或臭名昭著的手機租車應用 —— Uber 的創始人。究竟他和他所代表的公司,真的是出租車行業的 disruptor?抑或他只是一個追求利潤,不惜實行「峰谷租價」的資本家?閱讀本文,或許你會對 Travis Kalanick,硅谷創業者的明星有所了解。

              本文為Tim Bradshaw,金融時報駐舊金山記者所寫,本文最先登載于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網站上,所有英文原文著作權版權歸金融時報所有。TECH2IPO/創見不擁有任何文章著作權版權。


              通常,在手機應用中按下按鈕后,Uber 專車會在五分鐘內來到你的身邊。但現在我已經坐在這里等他們公司的 CEO Travis Kalanick,等了快十分鐘了。

              對很多人來說使用這種叫車軟件的一個暗爽不已的地方,就是可以看著小地圖上的小車圖標,從前面的拐角閃著光,慢慢悠悠的來到你的面前。但現在顯然我看不到即將和我共進午餐的 Kalanick 的位置。

              我正在這家 Bluestem Brasserie 店門口等他,選這家餐館的原因完全是出于方便,而不是我們當中任何一個人的喜好。Uber 也是這樣,除了方便,之外目前找不到其他的優點。

              舊金山的正午

              Kalanick 的辦公室離這里只有幾條街的距離,于是乎他決定步行過來。他告訴我,自己已經有一年時間沒開過車了,對于大部分的出行,他都優先選擇自己公司的服務——沒錯,掏出手機,自己叫車,自己付款,盡管他從意義上來說,算是這些司機的老板。

              他一身標準「創業者」的著裝:外套、T 恤、牛仔褲,一雙耐克運動鞋。不過對于已經一位已經 37 歲的相當成功的連續創業者來說,他根本不算什么「創業者」,而 Uber 也算不上什么創業公司。


              2009 年,Kalanick 和他的朋友 Garrett Camp 想到了這個「一個按鈕,車即來到」的創意,他說,這種服務能夠「讓乘坐者顯得特別高端」。自此,Uber 已經從一個僅限小范圍私人邀請的豪車接送服務,演化成了硅谷最熱門的租車垂直行業服務公司。

              去年 12 月,有小道消息爆出 Uber 單周營收已經超過了 2000 萬美元,周活躍用戶高達 40 萬人,而 Uber 并未對此數字進行澄清。不過我們確定的數字,是 Google 去年從 Google Ventures 以及私募基金 TPG 那里拿到了 2.58 億美元的融資,公司估值已經超過了 35 億美元。

              這筆巨款幫助 Uber 在過去的 6 個月里擴展到全球一百個城市。「我們的業務進入了中國的 4 個城市,印度 6 個,」Kalanick 說,「波哥大、哥倫比亞,好多地方。」

              Uber 的服務,讓乘坐者顯得特別高端

              而當我提到了他們的競爭對手 Lyft 準備在全美 24 個城市開展業務時,Kalanick 板起了臉。很多硅谷公司的老板在面對這種問題的時候,會避重就輕地作答。比如談談這個市場發展的有多快,對于競爭雙方來說空間有多大。但很明顯,Kalanick 不是這樣的人。

              「我們在美國 100 個城市有業務,所以他們最好做好準備把。24 個城市?真的都是『城市』嗎?我可不確定啊。至少在美國,(手機叫車)這個盤我們已經拿下了,我們比他們體量大 10 倍。」

              那么 Uber 的下一步是什么呢?和很多硅谷創業者一樣,Kalanick 用獲得的數據來舉例子:人們會在 Uber 在他們的城市開展業務之前就提前注冊好賬號,而注冊的流程,通常通過能夠分享地理位置的智能手機來完成。所以,這些用戶每一次點開應用,看看 Uber 有沒有開展業務的時候,Uber 的后臺都能夠看到。Kalanick 表示在邁阿密已經有超過 15 萬人下載、注冊并打開了 Uber 查看,但 Uber 在邁阿密并沒有一個司機或一輛車。


              餐館的侍應生還沒有過來給我們點單,但桌上的話題已經轉到了 Kalanick 目前面臨的最大挑戰了:出租車行業的 Uber 之戰,以及各國監管部門對于 Uber 時不時的政策和法律性阻礙。已經擁有 15 萬 Uber 注冊用戶,卻還未開展業務的邁阿密,正是 Uber 和監管法律作戰最持久的一塊戰場。而在國外,在德國的柏林和比利時的布魯塞爾,Uber 也在面臨著多重挑戰。

              布魯塞爾地方法院威脅 Uber 的簽約司機,如果他們敢接客,被抓到就罰款 1 萬歐元。不過,歐盟的數字政策專員 Neelie Kroes 對這個她認為「瘋狂」的決定表示了強烈的抵制。Kroes 認為,這個決定根本無法起到保護消費者的作用,只是「維護了出租車壟斷聯盟的利益」而已。

              侍應生終于過來點單了,我向 Kalanick 澄清,這頓飯的水單將會和本文一同發出。Kalanick 表示「沒問題啊。」于是乎他點了半打生蠔,還有一套牛排三明治。我則點了一份豬肉。

              Twitter 上流傳著 Kalanick 和說唱歌手 Snoop Dogg 的照片,但 Kalanick 向我表示,在舊金山,他其實真的很少出去玩,或者在外面吃飯。和大部分科技公司一樣,Uber 的員工食堂也是十分的豪華,當然工作人員也可以使用各種訂餐 App。

              說到訂餐 App。事實上,有不少人都認為 Uber 在未來很有可能超出手機叫車的服務類別,吞并掉其他手機點單的創業公司,成為一個業務范圍更廣的「按需」物流公司。沒錯,Uber 之前在紐約已經和自行車速遞員勾搭上了。

              曾經的在線書店亞馬遜,經常被人拿來作為 Uber 未來發展的樣板。亞馬遜的創始人和 CEO Jeff Bezos,也是 Uber 的早期投資人之一,不過 Kalanick 顯然不愿意被拿來和亞馬遜作對比。「我認為,Uber 就是一個特別與眾不同的東西,沒有什么可借鑒的,」Kalanick 說道,「與眾不同,就是我們這么長時間以來獨領風騷的原因。有時候我也想,我作為一個創業者,一個企業的領導者,有點像一只獨狼。」

              「獨狼」也是 Uber 對于自己的員工的能力水平要求。當 Uber 想要在一個新的城市開展業務時,當地的雇員通常在業務推廣和司機招募上,擁有相當大的自主權。為了招攬生意,地推有時候還會創造性地滿足各種稀奇古怪的接送要求,比如送卷餅,送冰激凌,甚至接送小貓咪的服務。

              然而 Uber 的戰略戰術并不是一直這么可愛。在今年一月,因為紐約當地的團隊頻繁地向競爭對手的租車服務打騷擾電話,Uber 被迫公開道歉。Kalanick 不愿意就此事進行評論,但他也承認,那時候 Uber 的推廣策略有點過分「進攻性」了。

              美國出租車和豪華轎車聯合會發起的一個名為「Who's Driving You?」的活動,稱 Uber 為「侵略性」「危險」「不負責任」的租車公司。波士頓警察局局長 Bill Evans 今年還指控 Uber 聘用非法死機做生意,助長黑車的氣焰。

              Uber 也在幫助他們的簽約司機,以及整個社會更好地了解他們和他們所提供的服務。Uber 每月都會舉辦「Uberversity」活動。很多司機都會問他,該怎樣面對監管機構的壓力。而他的解決方法就是:有紀律地對抗。

              他是這么解釋的:如果抵制你的人所堅持的主張是你所尊敬的,那么你就不要和他對抗了。如果抵抗的核心目的在于保護既得利益者,在于為市民出行提供更爛的服務和更少的選擇,那也沒什么好談的了。

              生蠔一直沒來,不過好歹主菜來了。Kalanick 邊吃邊講,給我舉出了幾個惡意針對 Uber、簽約司機以及客人的「陰謀」。

              比如政府和監管機構要求司機在完成一單之后必須等候一個小時,比如把最低費用標的比天還高,比如要求司機在完成一單之后必須到一個并不存在的「車庫」報道。在巴黎,司機通常需要支付 20 萬歐元來獲得政府給 Uber 按額度配發的營業執照。更有甚者,很多因為生意被搶的司機開始無理取鬧,扎了 Uber 司機的車胎。

              Kalanick 一條條為我細數,但最后他以一句話總結:

              最終,創新和進步將會取勝。


              硅谷很多創業者都以「拯救世界」自詡,而且當中不少還真的以為,自己正在拯救這個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問題的世界。

              與之相對,Uber 則在競爭性和目的性上面顯得十分赤裸。「我們非常誠實,誠實到……非常的誠實,」Kalanick 說道,「很多人不喜歡我們這種誠實的風格,我理解,但至少我們和我們提供的服務是值得信賴的。」他的意思是,我們并不是向攫取誰的利益,我們只是想讓人們能夠更方便地打到車。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會侵犯到誰的利益,那都是副作用。

              盡管如此,還是有不少小地方的市政廳不敢妄下決定允許 Uber 進入自己的管轄范圍開展業務,特別是在 Uber 在 2012 年更新了服務政策之后。該政策規定只要有車,并且駕駛記錄良好的司機,都可以申請成為輪班制的司機。而出租車公司也在游說當地的監管機構禁止 Uber 經營業務。他們的理由很直接:Uber 缺乏足夠的保險機制,而且對于監管機構進行的背景調查,提供的信息不夠透明。

              Kalanick 對此無法茍同。Uber 堅稱自己的保險機制是行業內最健全的。但 Uber 的安全性和可靠性記錄,將會很快得到法院的審查。今年的新年夜,一名 Uber 簽約司機駕車撞死了一名六歲女童,而女童的父母已經決定起訴 Uber 公司。Uber 表示無法接受,他們認為,該名司機當時并沒有接單,也就意味著這起事故并不適用 Uber 的保險機制流程。

              當然,這起事故是一個極端案例。但 Kalanick 對于來自法律和監管機構的挑戰,向來也是嗤之以鼻。即便柏林和布魯塞爾的地方法律對他們如此苛刻,他們還是能夠維持在當地的運營,而 Kalanick 對此十分驕傲。他已經成為硅谷少有的「硬脊梁」創業者的代表了。

              他說,他和 Uber 的使命就是給出租車壟斷聯盟帶來最致命的打擊。


              而 Kalanick 給其他人的印象還不止于此。他在硅谷更像一位超級資本家,模仿了很多國家征收電費的規矩,對 Uber 的租車服務實行「峰谷定價」。當天氣不好,或是高峰時期的時候,Uber 服務的價格能夠翻上量販甚至三番。Kalanick 表示這樣能夠鼓勵更多的司機在租車需求較大的時間里走上街頭,幫助顧客。但這個具有明顯自由市場主義的定價方式,遭到了非常嚴重的批評。Twitter 上有人評價這種定價為「喪心病狂的敲竹杠」。

              Kalanick 對此毫不在意。不過他的 Twitter 頭像剛剛從 Ayn Rand(利己主義的代言人)換成了 Alexander Hamilton(美國的開國元勛之一,后來死在一場決斗中)。為什么?

              「我們創造了一家公司,而他們創造了一個國家!這太酷了。」

              那么會不會有朝一日他會涉足政壇呢?「不會,太不適合我了,因為我一點都不懂斡旋啊你覺得呢?」沒錯,說他是一個城市的市長,他倒是更像 Uber 城市的總經理。「當你為一個城市開發出一套新的交通系統的時候,你就成為了這個社會的新『社會支柱』了。」

              社會支柱這個用詞,十分的古板和奇巧,畢竟 Uber 的定位是一家輕資產的軟件開發公司,而不是重資產的交通服務基礎設施公司。


              Kalanick 脫下他的外套,T 恤上印著一個超級瑪麗的圖案。他說他自從成為 Uber 的 CEO 以來,已經很久沒有玩過游戲了。他是任天堂的馬里奧賽車、Wii 網球以及憤怒的小鳥的死忠玩家。「巔峰時期,我是美國憤怒小鳥分數排名第七的玩家哦。」

              看來他非常驕傲。「那當然了」,他笑著,但笑容中又夾著嚴肅,「如果有人遞給我一個游戲,對我說『你看這里是世界紀錄』,那我就會照這那個目標開始努力了。」當我告訴他我非常愛玩部落戰爭的時候,他則向我透露他是糖果傳奇(Candy Crush Saga)的狂熱粉絲。他目前已經打到了 173 關了——這可已經是一個非常牛的水平了,但這個水平還沒有達到全國前 10。

              Kalanick 出生于洛杉磯的郊區,1998 年從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輟學加入了 Scour。對互聯網發展史熟悉的人可能會記得,Scour 這個公司是 Napster 的另一個翻版,主要產品是一個互聯網多媒體文件搜索引擎。該公司曾經拿到過 Disney 前總裁 Michael Ovitz 和億萬富翁 Ron Burkle 的投資。后來,公司因為被起訴而每況日下,Kalanick 帶著一批 Scour 的工程師組建了 Red Swoosh,一個 P2P 軟件公司。2007 年,該公司以 1500 萬美元的價格被收購,這個價格在硅谷標準來看,可以算是一次失敗……不過至少,Kalanick 分到的錢足夠讓成為一個連續創業者,投資或創辦了多家公司,其中也包括 Uber。

              「我在上家公司的前四年都沒有領過薪水,但是我學會了怎樣把握時機。」他講道。

              Uber 能夠以高達 20% 的月營收增速持續擴張規模,很大程度上依靠了逐漸繁榮的智能手機市場給其帶來的便利。不過,風險投資人 Marc Andreessen 曾經說過一句話:「Software eating the world。」說的就是 Uber 這樣的公司——用移動互聯網和軟件的「虛擬」實力,抓住物理世界的用戶需求。


              Google 搞自動駕駛已經有 5 年的時間,去年 Google Ventures 又對 Uber 進行了注資,這對很多人產生了未來 Google 將會主導「自動駕駛出租車」的強烈暗示。

              Kalanick 說他也坐過 Google 的自動駕駛騎車,感覺非常棒。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他舉出了非常多真人駕駛能夠輕松解決,而自動駕駛將遇到困難的情況和問題,比如雨天行駛、高速路行駛,或是在一輛掛車旁邊行駛。所有的這些問題,目前在自動駕駛上都還不能得到完善的解決。

              那么 Uber 會自己搞定這些問題嗎?還是「外包」給 Google 呢?「任何對于 Uber 非常重要的事,Uber 絕不會外包出去。」他說道。

              等等,這個意思是 Uber 正在組建自己的自動駕駛研發團隊嗎?「我可沒說啊,別亂講,我沒說過。」

              他拒絕承認,但也沒否認,但他認為,自動駕駛一定會在他有生之年面向消費級市場推出。現在并不是會不會發生,而是能不能快點發生的問題。


              吃完了,我們各回各家。一個半小時前,為了避免多花錢,他決定走著過來,但很明顯他并不在乎這頓飯是不是超了金融時報的報銷額度。還好,我們的報銷額度沒有「峰谷定價」。

              附:水單

              Bluestem Brasserie

              1 Yerba Buena Lane,

              San Francisco, CA 94103

              Iced tea $2.50

              Iced tea and lemonade $3.00

              Half-dozen oysters $15.00

              Steak sandwich $17.00

              Acorn-fed pork belly $17.00

              Total (incl tax, service) $61.05


              圖文:金融時報、James Furgurson、Uber、Mashable

              ?
              时时彩最稳定的玩法
                <dl id="dovfd"></dl><div id="dovfd"><ol id="dovfd"><mark id="dovfd"></mark></ol></div>
                  <sup id="dovfd"></sup>
                  <big id="dovfd"><address id="dovfd"></address></big>

                      <div id="dovfd"></div>

                        <em id="dovfd"></em>

                        <em id="dovfd"></em>
                        <menuitem id="dovfd"><meter id="dovfd"><video id="dovfd"></video></meter></menuitem>
                          <tr id="dovfd"><video id="dovfd"></video></tr>
                          <div id="dovfd"></div>

                            <dl id="dovfd"></dl><div id="dovfd"><ol id="dovfd"><mark id="dovfd"></mark></ol></div>
                              <sup id="dovfd"></sup>
                              <big id="dovfd"><address id="dovfd"></address></big>

                                  <div id="dovfd"></div>

                                    <em id="dovfd"></em>

                                    <em id="dovfd"></em>
                                    <menuitem id="dovfd"><meter id="dovfd"><video id="dovfd"></video></meter></menuitem>
                                      <tr id="dovfd"><video id="dovfd"></video></tr>
                                      <div id="dovfd"></div>